态度转变 美国央行数字货币发展态势解读

2020年以来,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美元国际地位受到挑战、多国央行及私人数字货币竞相布局的背景下,美国政府一改其对待数字美元的消极态度,积极开展探索研究,力争在全球数字货币竞争的新赛道维持和巩固美元地位。美国央行数字货币发展新态势值得关注。

美国对央行数字货币态度转向积极

2019年6月,美国脸书公司(Facebook)发布天秤币(Libra)第一版白皮书,声称要推出基于一篮子货币的合成数字货币Libra,并打造为数十亿人赋能的金融基础设施。该项目很快被美国国会叫停,并遭到多国政府及中央银行的反对,因为Libra存在削弱跨境资金监管、威胁金融稳定、降低货币政策有效性、扰乱经济调整周期等潜在风险,并可能冲击非储备货币国家的货币主权地位。事实上,自2009年比特币诞生以来,数字货币一直是各界热议的话题,且全球已有多个国家正在对央行数字货币(Cental Bank Digital Currency,CBDC)开展研究。央行数字货币是中央银行货币的电子形式,通过数字货币的加密技术,实现货币发行和流通过程中的效率提升。而此次私人数字货币Libra的出现促使各国加快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究试验进程,也引发了人们对数字货币全球化趋势的思考。

2019年7月,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提出数字货币区(Digital Currency Area,DCA)理论,将它定义为以特定数字货币进行付款和交易的网络。数字货币区的特点包括:这一数字货币仅限于在该网络中使用;该网络为用户提供了一种交易手段,只能在参与者之间使用;该网络使用自己的账户单位,和现行官方货币不同。该理论认为,数字货币区的建立会形成强大的货币联系,降低参与者之间的交易障碍,改变金融市场格局,推动国际货币体系重塑。然而,数字货币及数字网络在为区域内使用者打破壁垒的同时,却导致世界范围内不同区域间更大程度的割裂,它最终会带来一个更为分割的国际金融体系。2019年11月,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罗格夫指出,新的货币竞争已经到来,这次是央行数字货币的战争。数字货币竞争对美国存在较大威胁——一旦由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率先推出央行数字货币,美国政府利用美元优势推进其国际政策目标的能力将大打折扣。

尽管大量研究阐述了数字货币已然成为全球货币竞争的新赛道,但截至2019年年底,美国政府官员对央行数字货币一直保持着不甚积极的态度。2019年11月,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回应国会议员关于美联储研发央行数字货币的询问时,表示美联储密切关注数字货币的发展,但由于一系列法律、监管及运营的问题,并未考虑积极参与其中。2019年12月,在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上,时任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也表示,他与鲍威尔一致认为在未来五年内美联储都无需发行数字货币。

不过,进入2020年后,美联储对待央行数字货币的态度悄然发生改变。2020年2月,美联储执行董事布雷纳德在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的演讲中表示,美联储已经开始针对数字支付和数字货币的监管、保护以及数字货币发行可行性等一系列问题展开调查研究。2020年5月,由前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主席吉安卡洛发起的数字美元基金会发布了其与埃森哲合作建立的数字美元项目(Digital Dollar Project)第一份白皮书,勾勒出美国央行数字货币的雏形。2020年8月,美国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宣布与麻省理工学院(MIT)建立合作关系,构建并测试央行数字货币的潜在用途。2020年10月,数字美元项目发布《探索美国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试点计划提议》报告,列出九个“试点”方案以阐明美国央行数字货币如何应对不同利益相关者所面临的共同挑战。

美国之所以转变其对央行数字货币的态度,存在着多种原因。

一是新冠肺炎疫情后数字货币需求凸显。2020年初蔓延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对美国经济造成巨大打击,美国国会通过一系列经济刺激法案,为低收入民众提供经济救济款。但在发放救济款时,很多美国人没有及时接收到救济资金。由于无法申请直接存款,他们不得不花费更多时间等待纸质支票的邮寄,并进一步面临着拿到纸质支票后如何提现的问题。相比之下,若推行更加高效、便捷的数字货币,则能够大幅提升政府工作效率,更好地为民众提供帮助。此外,为降低疫情期间病毒传播风险,商家及消费者极力减少现金钞票的使用,民众逐渐养成无接触购物及保持社交距离等新的习惯,也极大地推动了支付方式与支付系统向数字化的转变。

二是美元国际地位面临挑战。2019年8月23日,时任英国中央银行行长卡尼发表了题为“当前国际货币金融体系中货币政策面临日益严峻的挑战”的演讲,指出世界经济正在重新排序,美国在全球GDP中所占份额迅速下降,美元不应当继续成为世界储备货币,可以转为采用基于一篮子法币的“合成霸权数字货币”作为世界储备货币。2020年1月,国际清算银行(BIS)与欧洲中央银行、英国中央银行、瑞士中央银行等联合成立央行数字货币工作组,共同研究央行数字货币的技术选择、潜在收益与风险等问题,美联储也在后期加入了该工作组。为了维护和巩固美元作为主要储备货币和国际支付货币的地位,美国必须积极推进数字美元,以确保其能够继续掌握国际话语权。

三是私人数字货币带来机遇与挑战。2020年4月,Libra协会发布第二版白皮书,决定放弃公有链,在原有挂钩一篮子货币的基础上新推出锚定单一法币的稳定币,并全面拥抱监管。为消除各国对于国家法币受到冲击的担忧,Libra协会表示愿意帮助没有本国数字稳定币的国家建立数字稳定币或数字法币,各国自己开发的数字货币可直接和Libra网络对接并且在Libra网络上运行。Libra一旦获得市场准入资格,将可能迅速发展成为超主权的数字货币,这看似对美元国际地位形成了一定冲击,但究其内核,Libra体系实质上依然以美元为依托,不仅能够保证美国在监管方面更具洞察力,而且美元在Libra挂钩的一篮子货币中占比50%,远高于美元在全球支付市场中所占份额(2020年6月美元占比为40.33%),反而使得Libra有可能成为美国在数字经济时代继续推进美元霸权的有力工具。2020年12月,Libra改名为Diem,进行品牌重塑。可以看出,如何应对私人数字货币对法定货币可能带来的冲击并积极利用其可能带来的机遇,是美联储加强央行数字货币研发的一个重要原因。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