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与支付体制改革:新货币战争的第二阶段

2021年1月4号,美国货币监理署(Office of the Comptroller of the Currency, OCC)发函批准美国银行使用区块链和稳定币新技术。这立刻引发全世界关注,但许多美国媒体的讨论都集中在这对哪种币是利好消息,数字代币市场也因此大涨。就像2019年8月23日英国央行行长演讲之后,美国媒体都在讨论 比特币 能否取代美元成为世界储备货币,这和8月23日的演讲实质其实无关。这里我们对此不做讨论,而是从背景、意义等方面进行深入分析。OCC批文一事可以说是继2019年11月后最重要的一次事件,可能将对美国甚至全世界金融体系产生重大冲击,由于它影响到方方面面,我们就从多个维度进行分析。和《互链网》[2,3]一样,我们的分析都是基于公开信息,但是对每条信息都进行验证和分析。第一是判断该信息的真假,如果虚假就放弃;如果真实,则继续分析后面的背景以及原因。由于只能基于公开信息,我们不能保证分析结果正确,但这是我们花时间进行逻辑分析后的结果,不是简单的新闻传递。例如,我们认为OCC批准银行使用区块链和处理稳定币,一定有宏伟的计划,不会仅仅关心哪些数字代币可以大涨(而他们或亲朋好友拥有这些币)。经过调研,我们找到OCC批准美国银行使用区块链的原因,这也符合我们过去的预测,即这是美国新货币战争的第二部曲[1]。在分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2020年10月跨境支付报告后,我们得到结论:新货币战争有三部曲[4]:这次美国OCC有智慧,他们只出台美国本土银行相关政策,国外银行不受影响。但现在区块链网络和稳定币都是国际化金融产品,直接影响到全世界金融市场。美国5000家银行以后提供基于区块链和稳定币的金融服务,服务全球客户,这影响超过脸书Diem,因为仅仅基金会一家提供服务。在前文[1]我们也做了一些分析,OCC这个批文代表美国银行界可以全面进入数字货币和区块链领域,可以发行和处理稳定币,美国银行可以向全世界客户提供金融服务,区块链成为美国金融基础设施。这里就不再赘述。这一系列主要讨论OCC这次事件前的思想,也都是基于公开信息。非常明显,这是新货币战争的一个布局,也就是维持美元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所以这次美国银行改革,不是为银行改革而改革,是为支持美元才启动这改革,这可以从第2节清楚看出。这个系列就以不同角度来分析这次事件,包括OCC还没有批准的布局。虽然还没有布局,但是OCC已经在许多场合公开演讲,将他们布局蓝图公开出来,因此我们可以知道他们的方向。而他们的方向和我们以前分析IMF报告得到的结论是一致的,事实上,世界多家机构包括美国财政部、数字美元(Digital Dollar)计划、普林斯顿大学、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BIS)、英国央行、中国团队都得到类似结论。上文主要讨论OCC代理审计长发表的观点。从这些观点我们可以看出OCC以后的布局方向;本文主要讨论OCC首席经济学家对稳定币的看法,以及他人对他看法的讨论;下文主要讨论美联储FedNow最近一些想法。在探讨OCC思路之前,先了解一下现在OCC代理审计长的背景。由于美国在2021年1月会换政府,现在OCC代理审计长会不会续任是一个问题。货币监理署代理审计长的背景OCC在2016年已经计划让金融科技公司成为银行,并在金融界多次讨论且宣布,但是纽约金融局公开反对,还告到法院,而且在2019年还打赢这官司。于是OCC这计划就结束了。2020年3月,一位新代理审计长,布莱恩•布鲁克斯(Brian Brooks )加入OCC,他从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在这之前他担任美国数字代币交易所CoinBase 的首席法律咨询。图1:OCC代理审计长布莱恩•布鲁克斯2020年,他被美国总统特朗普任命为OCC审计长,但还需要国会通过。如果在拜登没有上任前就通过对他的任命,他的任期会有5年。但如果没有,拜登会选择下一任审计长。由于拜登团队的经济顾问具有数字货币背景,而他们的观点和现在代理审计长差异不大。他们的观点在2019年11月哈佛大学模拟白宫国家安全会议中已经出现,就是这是新货币战争,我们在《互链网》一书[2]中讨论过。

这节讨论的材料都来自收集的国外媒体公开信息。虽然这些多半只是碎片信息,但经过我们汇集并整理后,美国银行改革的蓝图就出现了。 货币监理署推动稳定货币成为美元的世界储备货币2020年8月,OCC代理审计长公开演讲时表示美元是世界储备货币是因为它流动性大。他认为,稳定币之于美元,就如同电子邮件和传统信件的关系,因此用户对稳定币的信心不应低于他们对预付卡(prepaid debit card)的信心。他的银行改革方案,就是要使美元更有流动性。支付网络应该由企业提供,而不是由美国政府提供他还表示支付网络不应是政府提供的服务,而应是由企业提供的服务。而且这些支付网络可以是上市公司,许多人都可拥有这支付网络。这会是一个互连网络,连接账本系统(区块链),可以支持个人对个人的支付(Person-to-Person Transactions)。而政府要做的工作是确保这些稳定币的预备金是充足的,并且随时可以审计这些支付平台系统。另外政府必须确保没有反洗钱等活动。OCC根本不会考虑任何不愿接受监管的支付系统。这是一个重要指标,代表这次美国银行改革对企业会有巨大经济利益出现。稳定的货币只是美国市场所需要的新代理审计长认为稳定币是市场需求,“公众对其利益的胃口太大,无法阻止它”。只是过去很多不合规,现在主要工作就是将这些合规化。他知道许多地方政府反对稳定币的使用,但是他认为这是大势,不可抵挡。商业银行必须转另外他还赞同英国央行从2015年起一直在考虑的方案,就是商业银行必须转。2020年5月,美联储的一份研究报告应用博弈论,证实以后商业银行不会有存款。这是一个重大的思想改变,就是该改变的就必须改变,不然后果更严重。新代理审计长在2020年10月的演说,表示传统上商业银行筹集民间资本的作用在科技时代已经逐渐失去,因为科技可以取代,例如,区块链可以提供这些服务。商业银行应该从事咨询和增值服务。在过去没有电子邮件的时代,全国通信的主要方式是通过邮局。有了科技,有人可以上网说,“有人愿意拿我的1万美元给我5%(利息)吗?”。通过科技就可以存、贷款,不需要银行。因此,他认为商业银行存贷款的功能可以被科技取代,因为技术正在取代银行的聚合功能。”许多商业银行成为区块链的节点OCC代理审计长认为未来银行将连接到区块链上。而且区块链成为支付网络,而商业银行成为该网络上的节点(备注:这也是我们在前面文章中的观点,认为金融世界以区块链平台为中心。该观点也得到普林斯顿大学和IMF的支持) 。而在这网络上,还有其他企业。他还设想银行会有很大的生存空间,仍然具备重要的作用,包括发行自己银行的稳定币。但是银行不会再是美元集成商,这将使他们能够专注于更高附加值、更高利润的服务。两步走稳定货币发行人专用“国家支付”机构2020年6月25日,OCC公布一份新的银行章程,包括一份“国民支付”章程,这将推动稳定币发行公司成为美国全国的金融机构。在2016年,OCC预备给金融科技公司发放特殊国民银行(National Bank)牌照,但是这计划在2019年10月在法院否决了,因为在该计划里,这些金融科技公司不需要有存款服务,但是根据美国银行法,银行需要提供三种服务(支付、存款、贷款),因为这些金融科技公司不处理存款,美国法院认为OCC提案不合法,就拒绝这一提案。因此,2020年OCC开始了另外一个项目,不是向科技公司发放国民“银行”(bank)牌照,而是发放国民“支付”(payment)牌照,就是不需要存款的支付公司牌照。这样在2019年在法院遇到的问题可以解决。(备注:当初反对原来“国民银行”的那些机构,包括纽约金融服务局,还是反对这“国民支付”计划,以后他们还会在法院和OCC见面。)OCC 预备分两步来完成国民支付牌照的发放,第一步,《初始支付宪章1.0》使这些公司成为特殊支付机构,可以进行部分银行业务;而在第二步,《支付宪章2.0》让这些支付机构和美联储对接。在第二阶段,这些支付机构可以提供大量金融服务,包括直接访问美联储支付系统的附加功能,使支付公司能够直接通过美联储系统而不是通过代理银行结算支付,票据交换所或金融机构,在这些方面和商业银行几乎没有两样。而OCC也会改变其监管范畴,以后也监管支付服务商,包括不接受存款或是从事贷款的实体,不只是银行。即使没有《支付宪章2.0》增加直接接入美联储支付系统的功能,《初始支付宪章1.0》也将具有联邦先发制人的显著优势,即政府货币传输许可证和相关法律,增强客户对稳定币服务商的信心。而且,是在美国全国统一许可和监管下,而不是在州管理下,这将带给稳定币服务商巨大的财务、运营和其他商业利润。另外也需要银行控股公司拥有这些“国民支付”公司的股份,这样这些控股公司会有更大的利润。再过几年,美国将建立新的支付治理体系OCC还认为在3年到5年内,美国会建立一个新支付治理系统,来从事现在SWIFT所担当的治理功能。SWIFT是一个信息交换系统,但由于是全世界金融中心的中心,反而成为金融制裁的工具。现在数字货币不经过SWIFT,以至于SWIFT对数字货币没有管控的能力。在一次演讲中,代理审计长提到以后SWIFT的很大部分功能会被区块链网络所取代,但是没有提供细节。OCC参与技术评估OCC还表示建立创新办公室“正在建立一个评估机构,在这个机构中,OCC将首次分析具体技术、研究风险框架、参与模验证,并就我们认为好的方面和我们认为有风险的方面向银行提供指导。我们以前从未这样做过。”他还表示科技评估“非常具体”,不是高层讨论,而是细节评估。这和英国央行不同,英国央行是“学习”新技术,而OCC表示他们直接参与技术评估。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