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硬币圈的第一个案例,plus token案例带来了什么启示?

2021年以来, 比特币 价值一路攀升,尽管近期价格有所回调,但仍维持在45000美元左右。曾经震惊 币圈 的Plus Token案涉及8种虚拟币。于2020年11月二审宣判之后,以2018年5月1日至2019年6月27日期间的最低价格认定,上缴国库的数字货币已达人民币148亿元。而根据 比特币 最新的价格计算,收缴国库的32万个 比特币 价值已经攀升至934亿元左右。飒姐法律团队今日便带大家重温Plus Token一案。

2018年初,被告人陈某以区块链为概念策划在互联网设立PlusToken平台可开展传销活动,先后聘请被告人郑某、王某团队开发、运营维护该APP并建立网站,而后加入其它涉案人员从事Plus Token平台的客服、拨币工作。事实上,Plus Token平台没有任何实际经营活动,以互联网为媒介在我国及韩国、日本等国传播。该平台以提供数字货币增值服务为名,对外宣称拥有同时在不同交易所套利交易、赚取差价的功能,称之为“智能狗搬砖”,实际上并不具有。平台要求参加者通过上线的推荐取得该平台会员账号,缴纳价值500美元以上的数字货币作为门槛费,并开启“智能狗”才能获得平台收益。会员间按照推荐发展的加入顺序组成上下线层级,并根据发展下线会员数量和投资资金的数量,将会员等级分为普通会员、大户、大咖、大神、创世五个等级。该平台设置智能搬砖收益、链接收益、高管收益等三种主要收益方式,以此进行返利,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数量及缴费金额作为返利依据。经查,截止至2019年6月27日,该平台共记录注册会员账号26xxx94个,其中经过身份认证的账号有15xxx71个,最大层级为3293层。

1. 如何认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骗取财物”?2.处罚责任人究竟为谁?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以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的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被告人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部分人员还构成掩盖或隐瞒罪行。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故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出具(2020)苏09兴中488号裁定

刑法第224-1条规定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是指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行为。首先,关于认定本罪,笔者认为主要是认识什么是传销什么是“骗取财物”两点内容。一是认定“传销活动”。实际上,“传销活动”一词在我们生活中并不陌生。大体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种为传销商品,以销售商品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返利的依据,属于原始传销;第二种是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返利的依据,属于诈骗传销。而我们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禁物是第二个。实践当中,行为人往往收取“进场费”非法获取利益,其中 “入门费”的形式有两种:一种是直接支付“进场费”,另一种是购买商品或服务以取得资格。其中,第二种的“入门费”,虽然是以购买商品或服务为前提,但其最终目的还是以取得加入传销组织的资格。传销组织者许诺给参加者返利、回报的资金来源为参加者的“入门费”,要想保证资金流源源不断,只得不断成倍扩增参加者。也因此,参与者级别越高,获利越多,仅仅参与或最低级别的参与者都会成为受害者。二是“骗取财物”的认定。有专家认为,骗取财物对于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而言是可有可无的概念;也有专家认为,骗取财物不是传销活动的唯一目的。然而,根据《刑法》第224条之一的规定,“骗取财物”明确规定在条文之中,因此这个解释不应被忽视或过分扩展。本罪的处罚对象为组织、领导诈骗传销组织的行为。因此,组织、领导诈骗传销活动的主导特征是“骗取财物”,但不要求行为人客观上已然骗取到财物,否则有违立法目的。只要当行为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具有“骗取财物”的性质时,可成立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二中一部2013年11月14日印发的《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第三条规定:“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采取编造、歪曲国家政策,虚构、夸大经营、投资、服务项目及盈利前景,掩饰计酬、返利真实来源或者其他欺诈手段,实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规定的行为,从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缴纳的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的费用中非法获利的,应当认定为骗取财物。参与传销活动人员是否认为被骗,不影响骗取财物的认定。”本案中,PlusToken已被认定为传销活动平台,投入到该平台的数字货币用于传销体系的资金运作,因此,不论是否被告人合法拥有 比特币 ,均应作为传销犯罪所用的财物予以没收。最后,关于本罪的处罚主体问题。《意见》第一条第一款:“组织内部参与传销活动人员30人以上,3级以上的,应当对组织者、领导者追究刑之责任。”第二条规定传销活动组织者、领导者身份认定:“(一)在传销活动中起发起、策划、操纵作用的人员;(二)在传销活动中承担管理、协调等职责的人员;(三)在传销活动中承担宣传、培训等职责的人员;(四)曾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受过刑事处罚,或者一年以内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受过行政处罚,又直接或者间接发展参与传销活动人员在十五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人员;(五)其他对传销活动的实施、传销组织的建立、扩大等起关键作用的人员。要言之,只要在传销活动中有诸如发起、策划、管理、宣传、培训等事务的,基本上就可以认定为组织者、领导者。笔者认为,一旦认定为组织者或领导者,大概率都会被认定为共同犯罪的主犯,要想脱掉主犯的外衣,只得证明其并非起到重要作用,但证明困难不可小觑。当然,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