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内降温,圈外升温,NFT市场冰火两重天

NFT是一个比加密数字货币更出圈的话题,但四月份的NFT市场陷入冰火两重天的局面:Nonfungible数据显示,进入四月份后,NFT销售额、销售量和活跃钱包数量都在持续下降,其中销售额在月中跌破2亿美元,活跃钱包数量于4月19日跌至4万以下。今日,NFT市场销售额3070万美元,较4月14日的月内峰值约7863万美元降低近60%,较上周同比降低33%,活跃钱包数量方面近期有所抬头,在4月21日跌至1.1万个左右后今日升至1.2万个,但较本月峰值4月14日的约1.5万个仍缩水20%。

市场数据看,NFT的热潮正在退却,但圈外涌入NFT市场的热情却不减,音乐人、艺术家、体育明星等社会名流仍持续涌入NFT领域,英国传奇艺术家Ralph Steadman、说唱歌手Eminem、奥运季军(韩国)具滋哲等均在近期发布NFT项目。

尽管NFT市场在四月份的总热度不及三月,国内的NFT正在迅速发芽,加密艺术圈和传统艺术圈的隔阂被打破,文娱类的上市公司正在关注NFT。

 

以加密艺术为切口,国内NFT燎原之势

加密艺术艺术是NFT出圈的突破口。

NFT在今年3月时爆发,引发全球市场关注,起因是Beeple的NFT作品《每一天,前 5000 天》(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在佳士得上进行拍卖,该作品最终以 6934.6 万美元成交,引发各大媒体竞相报道。

CryptoC是一个关注NFT的社区,其创始人唐晗在三月末的一次分享中曾表示,她在与一些传统艺术家交流的时候发现这些艺术家对于涉足NFT很犹豫,“因为中国从疫情中走出来速度快,中国艺术家没有太大动力去做NFT”。

但情况随着艺术展的推进和互联网上的信息传播发生了变化。

3月25日,北京798的悦·美术馆开设了“DoubleFat双盈——首届NFT加密艺术展”,有200余位从事NFT加密艺术创作的艺术家参展,并焚烧了冷军的一件绘画作品生成NFT,该作品以40万元人民币价格成交。

 

3月26日-4月4日,国内首个加密艺术展“虚拟生境——镜中迷因可曾见”在北京UCCA Lab(尤伦斯艺术中心)开设展览,且该展览在4月9日-4月11日登陆上海敬华艺术空间——这也是全球首个大型线下加密艺术展。

此外,永乐拍卖计划在春季策划加密艺术作品专场或专题,使用传统拍卖形式,以人民币或是其他法定货币结算。值得注意的是,永乐拍卖的创始人赵旭同时还是中央美术学院硕士生导师。

近期,知名艺术评论家、画家何怀硕就NFT发表了评论。在评论中,何怀硕表示自2019年5月后就不再评论当代艺术,而今对NFT发表了长篇评论,且不管何怀硕是从文化思潮、创作手段的角度批判了NFT,以他八旬高龄且并非加密艺术家的身份,可以窥见NFT对国内艺术圈的渗透力。

毫无疑问,NFT在国内已经成功破圈。

“国内的NFT还在早期。大家的切入点主要是从加密艺术的角度去切。近期国内有很多加密艺术的项目出来,特别是那种加密艺术画廊,除此以外大家还喜欢从IP、交易所的角度去切。加密艺术是其中最好切入的,足够的出圈,也相对容易些。”唐晗在接受巴比特采访时表示,“艺术家们正在积极涉足NFT领域。像BCA还有包括我们,都会慢慢地将艺术家拉到Crypto这个领域。甚至一些上市公司也开始想办法运作自己旗下的艺人进入NFT领域。”

流行文化让NFT更加普及

具有增值潜力的艺术品是一种资产,比起艺术品的鉴别,流行文化更容易被大众所接受。集卡、潮玩、追星、IP等都属于流行文化。

基于NFT技术的虚拟球星卡平台NBA Top Shot是今年3月份的NFT明星项目,知名球星乔丹、杜兰特均参投了该项目,其开发商Dapper Labs的最新估值已达到75亿美元。也正是该项目,让NFT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很多参与球星卡抢购的人并非加密圈内人,而是球星的粉丝、体育爱好者。

四月份后,国内流行文化也开始探寻NFT道路,而这方面国内的文娱圈最先试水。

新加坡词作家和歌手陈奂仁是首位发行NFT的华语音乐人,他曾为陈奕迅、容祖儿等歌手作曲、作词等,在他宣布成功发行NFT后,获得香港歌手许廷铿点赞。而继陈奂仁成功发行NFT后,国内也有多位歌手相继尝试NFT。

在接受巴比特采访时,陈奂仁表示自己是在Clubhouse听到说唱歌手MC hammer等人谈到NFT,于是下意识认为NFT有可能帮助到下一代音乐人。

“音乐的黄金时代靠CD,CD也是数字音乐的载体之一。免费平台的出现贬低了音乐的价值,我和我们的同辈们都不容易,我担心下一代会比我们更难。我看到NFT的时候觉得这可能会减轻下一代音乐人做音乐的负担,虽然不一定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一开始我只是想研究而已,后来我就想给新一代音乐人分享,但是我发现他们大部分人还是很害怕,对这件事并不积极,那我想要验证的方法就是我自己去试水,告诉他们这件事是可行的,于是就成功了。”陈奂仁说。

除了拓宽收入,NFT有助于音乐人培养与粉丝之间的密切联系,“这就好像文艺复兴时期,音乐人也就是在几个客人的资助下去写作、演出,提供灵魂食粮。也许有一天,一个艺术人仅靠1000个粉丝或者更少粉丝群就能活的不错,我想这不是坏事。“陈奂仁表示。

最终陈奂仁的《Nobody Gets Me》在Opensea上以7个以太坊的拍卖价格成交,对于这个成交价陈奂仁表示理想,但他也指出,在市场上出售自己的原创歌曲,会根据发行渠道或用途获得不一样的定价,比如拿来做广告歌的曲目和在苹果商店售卖的曲目价差较大。

一个插曲,陈奂仁表示自己本来准备了一个华丽的版本,在拍卖前一天临时撤下,因为他认为华丽的版本就等同于告诉其他音乐人,没有资源就做不了NFT,所以他决定由简易的方式发行NFT,“只要你有一台电脑你就能做出来。”

陈奂仁是对的。

唐晗表示国内对于明星这一块监管相对严格,“港台歌手的话应该会陆续看到他们的作品。我知道他们的经纪人可能在为他们策划。”

继陈焕仁发行NFT后,国内说唱歌手高嘉丰也推出了NFT。高嘉丰在Open Sea 挂出了一个时长7秒的NFT音乐,平台显示该作品平均叫价约1.01 个 ETH。近期,台湾歌手吴卓源和DJ KAKU均分别在台湾的NFT交易平台上发行了音乐作品。

目前国内的影视公司、潮玩公司还没有明确表态涉足NFT的,而放眼全球,NFT这股风已经吹进了影视圈,吹进了好莱坞,DC 漫威及其手办公司也进军了NFT。

值得注意的是,前不久,招商证券传媒互联网行业首席顾佳在公开场合表示,IP入局NFT是非常有效的尝试,但本质在于有价值,但目前IP不存在被低估的现象,因此国内公司更多IP入局NFT的推动力不强。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