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币调查实录:手机就能“挖矿”?警惕空气币“割韭菜”

借着比特币、狗狗币的造富神话,各种名目的“数字货币”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一种号称可以用手机“挖币”的派币(Pi)最近在朋友圈火了起来,微博、微信朋友圈到处可见派币“拉人头”的消息。

手机便可“挖矿”,这样的区块链技术是否可以实现呢?多位业内人士表示,主流“挖矿”项目需要耗费大量算力,并设计复杂的算法才能实现加密安全的目的,靠手机“挖矿”难以实现。投资者要警惕虚拟币项目方利用“庞氏模型”层压式推销,需警惕被“砸盘”、被“割韭菜”的风险,甚至陷入非法集资陷阱,或被侵犯隐私。

手机挖矿的“财富密码”

挖比特币需要足够多的矿机,而挖派币的方式非常简单。据派币中文网站介绍,币友只需下载派币App就能免费“挖矿”,不耗电、不费流量,每天只需点击一次,就能挖到派币。

一位派币中文网工作人员称,派币的全球活跃矿工超过1800万,国外易货共识价格大概为100美元/派币。

换句话说,现阶段派币发起组织单纯靠“画饼”,就硬生生圈到了近2000万活跃用户。目前,派币的谷歌搜索结果达6.52亿条,已经较为接近比特币的8.33亿条搜索结果。

有群友告诉记者,自己努力“挖矿”两年了,为项目方贡献了不少流量。还有群友称,自己有8000个派币,是矿工里的“富翁”。他们认为,“反正是0元薅羊毛,挖一挖也无妨”。

手机到底能不能“挖矿”?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吴海峰表示,区块链、数字货币等新兴技术视算力为核心竞争力,加密货币“挖矿”需要消耗大量算力,占用大量存储。为了“挖矿”,许多区块链项目开始搭建超级计算机,算力提供者与需要者的地理距离、网络拥堵情况、信号碰撞问题都是分布式计算领域面临的挑战。

“即便手机真能‘挖矿’,那也说明这个项目的算法底层是比较简单的,肯定不会像比特币、以太坊(ETH)这样用心设计算法,后者代码超过百万行,都是靠超大算力矿机维持挖矿的。”他说。

他否定了派币的应用价值,“挖一枚比特币消耗的电力非常大,其成本至少要覆盖电力价格。如果手机也能不费存储的挖币,说明成本非常低,边际成本可以忽略不计,从这个方面考量,注定它的市场价值非常低。”

他表示,加密货币出现的原因是为了保证安全性,因而对安全要求特别高的组织和个人才会考虑加密货币。派币的算法如此简单,也意味着容易被黑客攻破或解码,因而在币圈也缺乏公信力。

派币的“财富密码”是什么呢?2020年4月,派币App上线了意向广告调查,一段时间后,派币首页便出现了不少手机游戏广告。派币项目方每天都有广告收入进账,但对主网出台时间、交易所上线时间一直态度含糊。不少群友认为,每天挖矿是在给项目方贡献流量,这种模式和“天天签到领积分”并无太大差别。

是传销还是空气币?

在许多币圈人士看来,派币扩张的模式与传销高度相似。要判断一个项目是不是传销,通常看两个特征:第一,是否收入门费,是否需要花钱投资;第二,是否需要“拉人头”发展下线,上线是否从下线处获取利益,利益的层级关系是否超过两级。

据多位币友和派币中文助理介绍,派币不需要任何金钱投入。但这位助理表示,可以通过层级关系赚钱。“派币总有一天可以上交易所交易,建议多邀请新人,建立联络群,等能够进行场外OTC交易时,为群里互相交易派币提供担保,从而得到担保费用。”他认为,随着派币价格水涨船高,组织者就能将手中的派币变现。

业内人士认为,所谓空气币,几乎都炮制了雷同的商业套路。一是造币,创始团队注册一个空壳公司,依靠业内通用的技术方案完成“白皮书”并花几个月调试代码;二是包装,通过朋友圈、讲座、知名人士站台将项目吹得天花乱坠;三是拉私募,通过内部私募和找外部投资者,然后花费一些“上币费”在特定交易所上市;四是拉升价格,对外宣传暴涨行情,吸引投资者进入;最后,早期玩家大批量出货。

派币是否是空气币尚无定论,但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派币的美国官网并未备案,在GitHub上也找不到开源代码,而主流区块链都是开源技术。

区块链安全公司PeckShield(派盾)的数据显示,2020年与虚拟货币相关的诈骗事件达到151起,较2018年增长了37倍,较2019年增长了4倍,造成损失逾32亿美元。其中少不了空气币的身影,被官方判定或调查的案例最典型有五行币、亚欧币、维卡币、英雄链(HEC)等。

迷雾背后的风险

吴海峰表示,在币圈,这类虚拟币“多如牛毛”,最后能存活下来的万中无一,而且后期加入的投资者可能遭遇“砸盘”风险。“我了解到正在挖的币起码有几十万种,但是真正能在交易所交易的寥寥无几。许多虚拟币没等到交易所上市就黄了,还有的币持有到一定数量后,规则制定者会说持有人违反了某项规定,把账户中的币强行清零,导致投资者花了大量精力挖矿,最后手里的币却一文不值。”

吴海峰同时担心,用手机“挖矿”还可能导致用户隐私处于“裸奔”状态。币圈的App大部分是靠海外ID才能在应用市场下载,借用别人的ID可能会上传自己手机内的文件。而且,这些虚拟货币App在使用过程中也可能上传用户隐私信息。

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轮值主席于佳宁提醒投资者,少数披着区块链外衣的诈骗行为,会在早期给用户设定非常低的门槛,操作简单、低(免费)资金门槛,并通过“拉人头”奖励模式和大量宣传为项目提升热度。一开始项目方本质上是为了构建一个多级分销的体系。等到了第二阶段,项目方宣布该虚拟币能够转账或交易,存在资金流通的可能,就在找机会大量抛售虚拟币,投资者的风险也会大大增加。

于佳宁总结了投资者“避雷”的四大方法:一是警惕无风险、高回报的区块链项目,加密资产的价格暴涨暴跌频繁,空气币在极端情况下可能归零。二是避开靠“拉人头”、多层级返佣方式变现的项目,这类传销式营销风险极大。三是学会看GitHub的开源程序,可在区块链浏览器上查到其参数和运作方式,关于资产的发行量、流通量、转账记录等全部准确信息。四是对采用场外交易或特定交易所交易的区块链项目需谨慎甄别,极可能价格被高度操纵且无法自由充提。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