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狂犬病”的 SHIB,搏傻还是庶民的胜利?

2021 年 5 月 8 日是个特殊的日子,这一天大家用极高的热忱集体“吃shi”……

 

这并不是脏话。SHIB 的“异军突起”对整个行业秩序产生了的巨大冲击。从无厘头蹭梗,到强势“起飞”,在人人都以为 FOMO 情绪到了尽头的时候,它却依然能逆势登陆交易所,集中而巨大的交易量直接宕机了几大交易平台。直到今天,中心化交易所领头羊之一币安,也终于向这个“年轻的流量”低头。

 

单凭这一点,最强“流量”SHIB 就足以提前预定“2021 年行业十大奇事”的一个名额了。

似乎只要有灰尘那么大的利好消息,它就可以借势上扬,SHIB 颠覆了一众资深投资人的认知,已经成了投资逻辑的百慕大,牛顿爱因斯坦霍金也管不了“绝对领域”。今天,烤仔就带你走进这一切的背后,发现这一场狂欢之下的蛛丝马迹。

有一说一,烤仔最初看到 SHIB 的白皮书时,对这个项目还是有一些 Respect 的。

 

创立 SHIB 的想法,源于 2021 年年初的 WSB 散户硬刚华尔街事件。在散户差一点就可以采摘到胜利果实的情况下,“游戏规则”的制定方直接“拔网线“叫停,散户们只能接受这个无可奈何的结果。在 SHIB 的白皮书表达的也很直接,“这都是中央集权的结果”。如果,没有集中的团队,没有资金,没有直接的领导,这样建立起来的项目,最后会走到哪里去?这就是 SHIB 成立最初的“制度”。SHIB 的口号是“All From Zero”,换句话,团队想通过最初一无所有的状态,在最后依然能达到市场现有中心化运营团队能达成的运营效果。SHIB 的团队便是如此形成。SHIB 的创始人 Ryoshi,是个行业内的老玩家。据悉,他对以太坊十分推崇,一直热衷于找到一种方式,可以通过技术手段确保一个项目从零开始,以纯粹的去中心化方式发起和成长。Ryoshi 曾公开表示,SHIB 的团队并不是预先组织好的,团队中的各个成员从未合作过,他们是一支由开发者、设计师、版主、营销人员和财务出纳自发形成的新团队。用 SHIB 白皮书中的原话来说,他们将 SHIB 视为是“一场社会性试验”,“去中心化自发社区”,参与 SHIB 的每个人都一样,众生平等,一切从零开始,这样一看,是不是有点真正的区块链的意思?

 

而究竟为什么是“SHIB”是“柴犬币”?完全只是因为 SHIB 的团队成员都喜欢柴犬而已。SHIB 在以这种“任性”,贯彻“All From Zero”的理念。说回 SHIB 的经济模型。SHIB 总量 1000 万亿个,起始价在小数点背后有无数个 0。根据 SHIB 社区的愿景,是希望能将这无数个 0 一个一个“吃掉“。截至目前为止,成绩斐然,从最初小数点后面的 14 个 0,到现在只剩下 5 个 0。

难以想象,所有 0 真的都被“吃掉”后意味着什么?这是不是代表着完全去中心化区块链精神最终的胜利?SHIB 的通证机制也很有意思。首先,团队不会被分到任何通证。想要通证?无论是谁,都要到市场上买。其次,这 1000 万亿通证分为两个部分,500 万亿打给了V神,目前这些 SHIB 价值 80 亿美金,小伙伴们是不是有“亿点点”羡慕?

 

(SHIB 团队和 V神在一起)而另外 500 万亿枚 SHIB,同 10 枚 ETH 做成了一个交易池,并将交易池的私钥销毁。团队设想,若终有一天 SHIB 在市场上无法流通,可以按照持有 SHIB 的份额,到这个交易池里换回相应比例的 ETH。

 

这是团队留下的一条后路,让 SHIB 不至于完全归零。

当然,这都是 SHIB 团队的美好愿景。接下来,烤仔再带大家一起看看 SHIB 的“封神”之路。

时间回溯到 2021 年 3 月,马斯克一直在喊单“狗狗”,而“狗狗”显然有自己的想法,在相当一段时间里涨幅有限。反而是一次马斯克发推表示“想买Shiba”,SHIB 应声上涨。

 

 

这大概是 SHIB 第一次闯入大众视野,也是 SHIB 第一次被“召唤拉盘”。当 SHIB 和马斯克联系起来,之后的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被动的”被十几个中心化交易所上线,引发了大规模的交易所服务器维护,币安公开发文,表示今日即将安排 SHIB 上市创新区。“狗狗”与 SHIB 甚至还催生了“小动物板块”,Akita 秋田、PIG、Husky 哈士奇、小狗 DOG、导盲犬 LBD、猩猩 FEG……而且“小动物们”还非常活跃,此前 Pig 的价格仅为 0.00000006 左右,今天最高时到达了 0.00000096 美元,24 小时内的涨幅超过了 60%。

那么这种集体式的反应究竟来源于什么?烤仔随机采访了几位 SHIB 持有者,发现大部分参与者根本没有考虑过 SHIB 的技术前景和去中心化价值,他们介入的理由其实非常简单粗暴:便宜/别人买我也买/亏了不心疼赢了好几倍。这些理由听上去冲动草率,却代表了许多草根散户的真实心态。

 

 

 

散户究竟要什么?正如 SHIB 团队的初衷,也是 WSB 散户反抗华尔街的初衷,他们想要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获得利润、话语权与平等的地位。而这些,目前都把持在精英阶层手中。曾经标榜着“反精英”的比特币和以太坊,正变得的越来越“精英”(也越来越贵)。比特币变成华尔街与巨鲸的游戏,而以太坊生态则变成了科学家的乐园。不懂金融和代码的散户,根本无法融入社区。大众散户的情绪需要一个出口。所以一直以“叛逆”著称的马斯克振臂一呼,成为了“反精英”文化的代言人。他喊单“狗狗”,“狗狗”涨势如虹,他喊单 SHIB,SHIB 声名鹊起。

 

不过,也不能因此盲目迷信马斯克。我们也要看到,他在《周六夜现场》上为“狗狗”再次造势,却没有达到应有的热度。或许,大众对“狗狗”的狂热正在退散。但“狗狗”不会消失,同样,SHIB 也不会。它们会成为加密行业多元文化的一部分而存在,因为有一个相当大的群体,在用一种情绪为它们背书。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正因为它的多元,所以它不可预测,所以它异常精彩。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