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全球储备货币地位遭削弱,比特币能否对其构成严峻挑战?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布雷顿森林会议结束以来,美元一直是全球储备货币。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如今,超过59%的外国银行储备以美元计价。(注:布雷顿森林会议,是二战时期召开的一次会议,主要讨论世界经济问题。)

然而,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最近有些动摇。去年7月,高盛(Goldman Sachs)的策略师认为,美国政府采取的COVID-19应对措施,包括财政刺激计划和印钞,正在引发 “贬值恐慌”,可能导致美元从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上滑落。

随着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可能在数十年来首次面临争夺,比特币倡导者们抓住了这个机会,大力宣传比特币可能作为一种替代货币。

印钞导致贬值

早在2020年12月,摩根士丹利的首席全球策略师鲁奇•夏尔马(Ruchir Sharma)在《金融时报》上发表专栏文章,预测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将终结,并最终被比特币取代。

“由于担心以美联储(FED)为首的各国央行正在让美元贬值,许多人自3月份以来开始大量购买比特币。”Sharma写道。他的观点是,谨慎的储户被比特币吸引,是因为比特币的供应受到人为限制,而美元和其他法定货币则没有供应限制。

数字资产交易平台ShapeShift的首席执行官Erik Voorhees称:“印刷法定货币导致了贬值。我们已经开始接受这种现象,但从历史上看,让本币贬值的政权往往会让本币崩溃。”

贬值的后果之一是通货膨胀。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货币与金融替代品中心主任乔治·塞尔金(George Selgin)解释说,一种既定的国际货币确实会被其他货币所取代,并可能最终失去其主导地位。但是,他补充说,“这不是一件容易发生的事情,它必须在价值上变得非常不稳定。”

美国去年的通货膨胀率为1.25%。而根据明尼阿波利斯联邦储备委员会(Minneapolis Federal Reserve)上个月公布的计算结果,在未来五年内,美国通货膨胀率有33%的可能性会达到3%以上。这一切都让Selgin有理由对美元的长期前景感到担忧,“但即便如此,也不能肯定我们在中长期内会看到两位数的增长。

他提出,美国的通货膨胀率远不及阿根廷的36%或土耳其的15%。Selgin称:“当通胀水平很高时,人们才会决定是否应该跳出这一潮流,转而投身于其他领域。”随后,他补充说,如果美元崩溃,人们下一个趋之若鹜的货币也不会是比特币,而是其他法定货币。这是因为它们流动性强,而这正是全球交易中最重要的。

然而,Sharma提出将比特币作为储备货币的论点并不仅仅基于印钞引发的贬值。加密货币还需要充当一种有用的交易媒介。他写道:“规模较小的企业开始在国际贸易中使用比特币,特别是在那些美元难以获得的国家(如尼日利亚)或当地货币不稳定(阿根廷)的国家。”

但是,比特币能否对美元作为全球交易媒介的使用构成严峻挑战?“美元的巨大流动性和网络效应是比特币上涨的最大阻力,”Voorhees说。同时他指出,比特币的市值在过去10年里已经从零上升到万亿美元。随着时间的推移,比特币正在获得自己的网络效应。

比特币高达8270亿美元的市值似乎是令人震惊的。毕竟,截至2021年3月,美元全球流通量为2万亿,略高于1.43万亿的欧元。

但这些数字并不能完全提供一个横向比较。美元和欧元在日常交易中被积极使用——这与比特币不同,它可能在某些孤立的情况下被采用。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2021年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比特币日均交易量约为5亿笔,相当于欧元交易的0.02%以及美元交易的0.009%。

报告称:”比特币的流动性更接近于泰铢。”而泰铢不是全球储备货币地位的竞争者,也不是比特币的竞争对手。如果 “国际交易”是获得储备货币地位的必要条件,那么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比特币的胜算并不大。

机构持有

储备货币的地位不仅仅是归结为它作为一种交易媒介的用途,从全球金融机构所持有的资产方面也可以进行理解。Sharma提到,美元是“其他国家对其货币进行估值的锚点”,这从布雷顿森林时代便已开始。

Voorhees表示:“锚点是一个恰当的描述词,但自从1971年它脱离黄金以来,美元一直是纯粹的法定货币。”他认为,比特币将同样获得储备资产的地位,因为它是稀缺的、不可改变的和非政治性的。

毫无疑问,目前美元仍舒适地占据了这一主导地位。在2020年的最后一个季度,149个国家的央行持有7万亿美元,占所有已配置外汇储备的59%,其次是欧元,份额为21%,人民币的份额为2.25%。“各国央行持有多种资产。但这并不意味着人民币这类货币能对美元的地位构成威胁,仅仅因为它是央行投资组合的一部分。”Selgin说,“黄金如此,比特币亦是如此。”

Erik Voorhees反驳称,央行不应成为衡量标准。因为还有许多其他的金融机构。他补充到,”央行可能是最后一个收购比特币的机构,而且只有当其主导地位变得明显时,央行才会这么做。”

哈佛大学经济学高级讲师杰夫·米隆(Jeff Miron)表示,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束缚比特币的价值。“市场认为它值多少钱,它就值多少钱,除非比特币以某种方式成功成为一种占主导地位的支付手段。”

但比特币不可能成为一种主导的支付手段,Miron解释说,因为政府在经济活动中的无处不在(不仅仅是征税,还包括支出),这使得官方的支付方式成为“其他大部分交易中最自然的默认方式”。

“各国政府都希望控制本国经济中的支付方式,因此他们可以通过监管使任何新方式都难以出现。”Miron补充说。而且政府也没有动力去允许非本国货币(比特币)取代其本国货币的法定货币。

2010年,来自威康比的保守党议员史蒂夫·贝克(Steve Baker)在英国议会的首次演讲中指出:“英格兰银行控制着货币的价格、数量和质量。” 他问其他国会议员:“如果钱是国家的产物,我们应该问自己:这是一个好主意吗?”

Baker表示,“在一个假设的世界中,我期望市场经济能够像过去那样选择商品货币。” 他坚信,未来最有可能出现的是一种“由技术支持”的货币,即使不一定是比特币。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