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各国都在“去比特币”?

加密货币的兴起给中央银行和金融当局造成了挑战,因为以替代货币形式进行的交易不像通过银行和其他传统中介机构进行的交易那样易于追踪。

比特币或许正在吸引人们的注意力。但是,目前各国中央银行都在竞相开发各自的数字货币,以减少人们对加密货币和其他虚拟货币的关注。

虽然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目前还没有在任何大国得到广泛的使用,但是中国正在推广CBDC的道路上大步迈进着,其他国家很快也会走上这条道路。普华永道称,目前有60多家央行正在初步探索或积极开发CBDC。摩根士丹利的一份报告也显示,“CBDC的开发得到了更多支持,速度在不断加快”。

中国在发展数字货币这条道路上走得最快,已经在部分城市启动了数字人民币试点项目。

欧洲央行关于数字欧元的公众咨询期在近期结束。行长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3月底表示,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将在2021年中期决定数字欧元的相关推进工作。她补充说,数字欧元的首次问世可能仍需四年时间。

美联储也处于发展数字货币的摸索阶段。一份由波士顿联储和麻省理工学院开展的研究目前正在进展当中,结果将于今年秋季度发布。

央行为何积极开发CBDC?

从本质上看,CBDC是传统货币的数字版本,它可以替代支票、钞票或其他形式的货币。消费者和企业可以在中央银行直接持有CBDC储蓄,并且通过应用程序或其他支付系统完成交易。

各国竞相发展CBDC是受几个风潮驱动的。因素之一是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迅猛发展。比特币的流行带动了目前数千种货币的流通。据花旗集团估计,这些货币的总市值约为2.2万亿美元,大约为比特币市值的一半。加密货币目前正从数字化边缘地带迅速朝着主流金融系统方向发展。

加密货币的兴起给中央银行和金融当局造成了挑战,这是因为以替代货币形式进行的交易不像通过银行和其他传统中介机构进行的交易那样易于追踪。央行担心这会造成其货币系统调控能力的丧失,阻碍其对流通中现金的管控,减损货币政策的实施效果。如果越来越多的人持有并交易数字货币,而非标准货币,那么像负利率这样的货币政策就会大打折扣。

不仅如此,由于加密货币在另一个金融系统中运作,因此它可能还会减损国家对资本流动的控制能力(例如在金融危机期间阻止资本外流或阻断银行储蓄的提取等)。土耳其就是一个例子:土耳其当局最近面临着里拉价格暴跌的局面,因此当局不得不通过限制里拉外汇交易来稳定市场情绪。为此,该国中央银行最近就禁止了加密货币在商品与服务贸易中的使用。

“如果你现在是央行行长,那你不可能欢迎比特币,除非你疯了。”普华永道全球加密货币负责人Henri Arslanian在花旗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而这就像出租车司机对优步抢占了他们的市场感到高兴一样离谱。”

CBDC有何卖点?

而CBDC在几个关键特征上与加密货币有不同。首先,CBDC的价值跌幅完全基于其基础货币,这点它和现金一样。同时,其供应量是不受限的,央行可以自行印发CBDC,并将新发货币转移到纸币、数字代币或金融分类账中。

与此相比,比特币和大多加密货币则都不与任何有形资产挂钩,它们只存在于分布式账本和区块链上。另外,它们的供应链也是受到系统性限制的,例如比特币的上限是2100万的代币。因此,当通货膨胀发生或货币供应量超发时,人们可以通过持有像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货币来对冲“法定”货币贬值的风险。

但是CBDC可能会降低加密货币对于人们的吸引力。首先, CBDC可以全天候即时交换。他们可以取代银行系统中的现金,从而吸引那些没有银行账户的人。

CBDC还可能削减商业银行和其他中介机构的业务,降低交易成本,并且对需要转移的国际汇款构成很大吸引力。据Arslanian称,大约有2.5亿人每年向海外汇款超过5000亿美元,他们为此要支付平均7%的费用。

CBDC可以作为监控流通中货币量的一种手段,因此央行对其也很感兴趣。在中国,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等app取代了现金得到了广泛的应用,这给当局追踪和监控货币流通造成了新的障碍。金融当局还担心, PayPal Holdings(PYPL)和Square(SQ)等公司推出的支付应用会简化加密货币交易。在使用现金的情况下,诸如洗钱逃税等黑市交易已经很难监控了,而使用加密货币只会使得监控变得更加复杂。

Arslanian说:“实际上,CBDC为我们创造了一个打击洗钱等非法活动的机会”。

谁在CBDC领域走得最远?

大规模CBDC的全球商业化进程短时间内可能并不会出现,政治隔阂和技术障碍可能需要数年才能克服。另外,CBDC的隐私性(或缺乏隐私性)可能也会拖慢其适用速度。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说法,CBDC作为法定货币还是值得怀疑的,其是否合法取决于该CBDC建立的基础是基础账户还是代币。

批发型CBDC发展得也比零售型CBDC更快,前者用于银行间交易和金融结算,后者用于个人消费和企业。普华永道称,70%的批发型CBDC项目已经处于试点测试当中,而零售型CBDC试点情况仅为23%。

迄今为止,除了中国之外,只有巴哈马的“沙币”和柬埔寨央行推出的CBDC得到了使用。

但是,中国的数字人民币可能已经为未来几年内CBDC爆发性增长铺平了道路。据普华永道统计,中国大陆的数字人民币交易量已经达到了3亿美元。预计中国政府将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之前,努力推动数字人民币更大范围内的流通。

虽然数字货币和CBDC可能共存,但是商业银行之间可能会面临存款和交易费用上更为激烈的竞争。

摩根士丹利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商业银行可能面临着脱媒的风险。”消费者可以省去银行的参与将他们原本的银行存款转移到CBDC账户中去,然后通过使用支付应用方便地实现付款交易,“这些因素都将增加商业银行的竞争压力”。

可见,银行不得不寻找一种参与CBDC系统的方法,以免被新的数字货币世界所淘汰。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