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长牛是散户的悲歌?

比特币继12月16日突破2万美元整数关口后,20日上攻至24188美元/枚,再次刷新历史高点。

暴涨之下,引起众多主流媒体关注。12月17日,央视财经频道《正点财经》栏目报道称,比特币彻底从三年的熊市中复苏。分析指出,疫情影响和全球货币政策开闸放水下的避险需求大增是比特币近期大涨的重要推手。

Quantum Economics创始人Mati Greenspan日前表示,虽然比特币超2.3万美元/枚,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市场“过热”,并将走向2017年12月那样的崩盘。他认为,在可能的增长面前,我们不应该使用任何旧的标准。

而比特币牛气冲天的另一面,币圈社群里并未出现堪比上一轮牛市的疯狂。显然,这和大多数币圈人想象中的“牛市”盛况并不相同:不少币圈投资者叫嚣“比特币不讲武德”;机构持仓比重持续上升,散户失去大量筹码;四川水电进入枯水期后,矿场用电变得紧俏甚至被断电。

初识不知曲中意,再看已是踏空人。诚然,一轮牛市,就是一次财富洗牌。

比特币开启新上涨周期

2017年12月17日,据火币全球站数据显示,比特币当日最高涨至19875美元/枚,创下该轮牛市高点。

三年后,即2020年12月16日,比特币突破2万美元整数关口后继续大涨,20日创下24188美元/枚的日内高点。相较于3月13日创下3800美元/枚的年内新低,比特币价格暴涨超536%。

“比特币突破2万美元大关不令人惊讶,因为该资产仍处于初期阶段。”Grayscale Investments总经理Michael Sonnenshein表示,在“比特币历史性的一年”即将结束之际,突破这个“象征性门槛”是合适的。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人工智能与变革管理研究院区块链技术与应用研究中心主任刘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短期来看,主要是机构大举进场,持续托底吸筹市场上的获利盘,将原本回调的筹码持续买进,为此次突破积累了数周的“能量”;从中期角度来看,以太坊2.0的技术落地和市场预期也是突破新高的主要力量之一;从长期来看,历次牛市的大周期预期,也让不少币圈人士在年底这个关键时间节点有了更多的期待。

他认为,随着比特币价格持续刷出新高,狂热投资者进入FOMO状态,也让回调的风险越来越大。

同时,Alternative.me数据显示,12月16、17两日恐慌与贪婪指数均为92,创下年内新高。需要指出的是,市场已维持“极度贪婪”有一月之久。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在比特币暴涨行情中,空头吃了不小的亏。合约帝数据显示,12月16、17两日全网爆仓总额达12.22亿美元,其中,空头爆仓额超10亿美元。

不过,由于今年比特币在国际局势、新冠疫情、经济重挫等的影响下,依然走出了强劲的上涨趋势,投资者对后市行情普遍看好。

分析师Tina认为,目前比特币上方已经没有压力,新的加速上涨趋势已经开启。

莱比特矿池CEO江卓尔撰文指出,从比特币历史上的四个周期来看,本轮牛市(紫色线)和上一轮(绿色线)的 “涨幅/时间” 基本一致,目前相当于上一轮的2017年1月。

他认为,如果与上一周期完全同步,本轮牛市将于2021年12月20日见顶。但是,比特币体量越大,波动性越低,涨得越慢。若涨得慢,则更不容易触发 “60日涨幅过大,新资金跟不上,导致高位崩盘” 事件,牛市持续时间更长。这也是前三个周期的牛市持续时间越来越长、涨幅倍数越来越小的原因。因此,假设每周期时间增加,且增加值线性递减,则本轮牛市将持续1288天,于2022年6月23日见顶。

首个机构“长牛”在路上

自今年4月至今,机构参与并助推比特币上涨的声音就不绝于耳。

12月1日,奇妙矿场创始人薄荷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国内持币量正在锐减。“以矿场为例,有在向更多廉价电力资源的国家和地区转移,此前矿业大多分布在四川云南、枯水期在新疆内蒙,现在正在往外蒙、加拿大、冰岛和中东地区转移。”她说。

她认为,比特币的议价权最早掌握在矿工手中,而且80%以上的矿场在中国境内。后来,被期货市场掌握了话语权,但是期货市场频繁爆仓后,大部分用户失去了筹码。如今,比特币迎来了以华尔街机构为代表的机构用户入场,当有限的比特币被吸筹,议价权很有可能从国内向华尔街转移。

经核财经APP了解,今年以来,包括灰度基金管理的比特币信托基金(GBTC)、美国软件巨头MicroStrategy、移动支付巨头Square和Galaxy Digital在内的众多投资机构和上市公司的身影愈加频繁。

据Bitcoin Treasuries网站统计,截至12月20日16时,全球共有上市公司、投资机构等27家公开持有比特币953190枚,以23700美元/枚计算,当前价值约226亿美元。

12月19日,根据灰度在推特上披露的数据,其资产管理总规模在过去三天内增加了25亿美元。12月15日,灰度资产管理总规模为130亿美元;而截至12月18日,这一数字已经升至155亿美元。

“看看现在这些海外机构的持仓比重,任何一家的动作都能影响币价,越是流动性低的时候越容易影响价格。”薄荷说。

国盛证券区块链研究院宋嘉吉团队日前也表示,不同于2017年,近两年比特币繁荣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有了更多机构方的参与。宋嘉吉团队认为,这些机构的参与可能将直接助推比特币“二级市场”的交易量,尤其是GBTC,它自成立来一直在持续购入比特币,也是推动比特币再创新高的原因。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